文史纵横 当前位置 :首页 > 定州文史 > 文史纵横

    北宋名臣韩琦理政定州
    * 发表时间 : 2016-01-25 21:16:23 * 浏览 :

    宋韩魏公祠堂绘画记碑_副本.jpg

    宋韩魏公祠堂绘画记碑

     

     

     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农历七月初二,韩琦出生在福建泉州。此时,韩琦之父——韩国华任泉州知州。
     韩琦,字“稚圭”。其母胡氏,韩璩为韩琦同母之兄。
     韩琦的远祖韩胐曾为唐朝沂州(今山东临沂)司户参军(宋代司户参军,又称户曹参军,掌一州的户籍、赋税、仓库等);高祖韩昌辞,曾做过唐朝河北鼓城县(今河北晋县)的县令,死后先葬于真定蠡吾(今河北正定),后改葬于赵州赞皇(今河北赞皇)北马村。昌辞之子韩璆,去世时为广晋府永济县(今河北丰润)县令。后因子孙有功于国,累赠太师(太师:西周时设置的三公之一,掌教养太子或幼主。后世多为虚职,做为一种荣誉赠给德高望重的大臣)、开俯仪同三司(宋代时同太师一样为虚职,作为一种荣誉赠给德高望重的大臣)、齐国公。死后葬在相州安阳县的丰安村。自韩璆以下,其子孙皆葬安阳。因此韩琦认为他的祖籍是在相州(今河南安阳),自己为相州人氏。韩琦的祖父韩构,曾任北宋太子中允(太子的属官之一,掌礼仪,驳正启奏等),后知康州(今广东德庆),鞠躬尽瘁,死在任上,后累赠开府仪同三司、魏国公。
          韩琦之父韩国华,字光弼。于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公元977)参加科举考试,高中甲科第九名进士,后迁升监察。历任右拾遗(宋代中书省的属官,掌向皇帝进谏,议论时政得失)、直史馆(唐宋文史官,掌修撰史事)、刊鼓司登闻院(古代掌管官民上书的机构),后又任三司开封推官(三司:北宋管理财政的机构,有户部、度支和盐铁三个部门合并而成,故成三司,长官为三司使,地位相当于宰相。推官,官吏属僚,宋代时实为郡佐)、兵部员外郎(兵部下属机构各曹司的次官,协助本曹司主兵部郎中掌兵政)、屯田郎中(工部下属机构屯田司的主管,掌天下屯田之政事)、京东转运使(转运使是官名,主掌一路财赋的收入,还兼管边防、刑狱及考察该路地方官吏和民情风俗经察访后上报朝廷,于一路之事无所不管),知河阳(今河南孟县),潞州(今山西长治)转运使假秘书监(中国古代掌图书典籍的官员),江南巡抚、太常少卿(太常寺的长官,掌宗庙祭祀礼乐等事务)等官职。韩琦出生时,韩国华正在泉州任知州。韩琦4岁时即(公元1011)韩国华被任命为右谏议大夫(宋代为中书省的属官,地位在右拾遗之上)。然而,在从泉州赴京途中,韩国华终因积劳成疾,不幸卒于建阳(今福建建阳)驿馆,享年55岁。
          韩琦是韩国华的幼子,在他年仅4岁时,就失去了慈父,可以说韩琦是在他的几个兄长的呵护下长大的。因此,韩琦从小就沉默寡言,性格沉稳端庄,朴厚不浮。他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喜欢嬉戏玩耍,而是善于观察和思考。长大一些后,他便能自立自强,胸存大志。韩琦行为举止大方,外表老成,却极为聪明,学什么东西都相当快。
          宋仁宗天圣五年(公元1027),是宋仁宗即位后第一次开科取士,20岁的韩琦和他的同母哥哥韩璩一齐参加了这次科举。满腹经纶的韩琦果不负重望,脱颖而出,一举拿得甲科第二名,即人们所说的榜眼。哥哥韩璩也同榜考中。科举考试的成功,开始把韩琦从一个官宦之家的读书子弟送到了官场,韩琦做的第一个官职是将作监丞、通判淄州(今山东淄博南)。21岁时韩琦携母赴淄州上任,开始其为官生涯。23岁时跟随韩琦安度晚年的胡夫人旧疾复发一病不起,自幼孝顺的韩琦心急如焚,他与自己的夫人崔氏衣不解带,日夜侍候并四处打听方剂遍访名医。韩琦还亲自为母亲杵药煎汤,殷勤服侍。但是,胡夫人终因年老体衰,经多方医治无效撒手人圜,享年63岁,葬于相州安阳县新安村。
          胡夫人去世后,按照古代旧制,韩琦丁忧(父母去世时,辞官为父母守丧)3年,至宋仁宗明道元年(公元1032)韩琦25岁丁忧结束,官职升为太子中允,后又改为太常丞(太常寺属官,佐其长官太常少卿掌宗庙祭祀,礼乐诸事务)、直集贤院(文史机构,管理图书秘籍,校刊编纂等事)。次年(公元1033)监左藏库(国库之一,掌钱帛、杂丝、天下赋调之收受,供给百官及军兵俸禄赐与)。
          澶渊之盟后,北宋与辽国虽然约为兄弟之国,但北宋与辽国一直保持着警惕,在河北驻扎着30万大军以备不测。宋仁宗庆历(公历1041—1048)初年,辽国趁北宋与西夏交战之机,对北宋进行战争讹诈。迫使北宋增加对辽国的岁币20万银帛,这件事对北宋君臣震动很大。加强河北防御力量一直成为朝野关注的焦点。有些官员主张继续向河北增兵,当时北宋财力窘困,增兵建议没有被朝廷采纳。
          宋仁宗庆历六年(公元1046)三月,知大名府陈琳徙知永兴军(今湖北阳新县)。陈琳在离开大名时,建议调整河北各地军队的归属,以便各地军队紧密配合,加强河北的防御力量。陈琳提出的方案为:划河北为四路,其中镇(今河北正定)、定(今河北定州)10余州为一路拥兵10万;高阳关11州军为一路,拥兵8万;沧(河北沧州)、霸(河北霸州)7州军为一路拥兵4万;大名府9州军为一路,拥兵8万。
          陈琳的建议经过长期讨论,特别是先后判大名的夏竦、贾昌朝二位大臣提出具体的修改见后,宋仁宗庆历八年(公元1048)四月十一日,北宋朝廷最终确定了河北兵分四路的方案:大名府、澶(今河南濮阳)、怀(今河南沁阳)、卫(今河南汲县)、德、博、滨(今山东滨州北)、棣(今山东惠民)七州和通利(今河南浚县东北)、保顺二军合为大名府路;瀛(河北河间)、莫(河北任丘)、雄(河北雄县)、霸、恩(河北故城)、冀、沧七州和永静(河北东光)、乾宁(河北青县)、保定(今河北霸州南)、信安(河北霸州东)四军为高阳关路;镇(今河北正定)、邢(今河北邢台)、洛(今河北永年)、相(今河南安阳)、赵、磁(今河北磁县)六州会为真定府路;定、保(今河北保定)、深(今河北深州)、祁(今河北安国)四州和北平(今河北顺平)、广信(今河北徐水)、安肃(今河北徐水)、顺安(今河北高阳东),永宁(今河北蠡县)五军合为定州路。每路设安抚使一名以统领之。资政殿学士,给事中韩琦改知定州,充任定州路安抚使。
          韩琦在定州任上整顿了当地驻军。长期以来,由于疏于管理,定州驻军养成了骄横的习气。定州兵不服管制是出了名的。宋仁宗庆历七年(公元1047)十一月,贝州(今河北清河)王则叛乱时,枢密直学士明镐指挥诸州兵马进讨,各州军队都听从调遣,唯有定州兵与主将讨价还价,要求厚赏,然后才肯参加平叛,主将一时没有答应,定州兵纷纷抱怨待遇太低几乎引发一场骚乱。韩琦当时刚刚知真定府,他听说这件事后,认为应当对定州兵进行大力整顿,否则,这样下去,势必会引起叛乱的。韩琦来定州任职,面对这支十分骄横的军队,他采取了恩威并施的治军方法。他首先重申军法,清洗军中的害群之马,一旦发现横行军中、不服管教的士兵,立命部下将其捆绑,斩首于军门之外。定州兵发现新来的这位韩琦大人治军如此威严,再也不敢像过去那样不遵军法为所欲为了。严明军纪的同时,韩琦对作战牺牲将士的家属进行抚慰,给他们送去钱财,抚养他们的孤儿,这样就解决了士兵的后顾之忧,使他们不再担心自己一旦战死妻儿父母将如何生存的问题。
          韩琦还仿照古代兵法,创制方、园、锐三种阵法。让部将根据阵法日夜训练定州士兵。不多久,定州兵训练有素,战斗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成为河北诸州军队的佼佼者。在韩琦的治理下,定州兵由一支不服管制的乱军变成了一支军纪严明,人马精劲的主力部队。
          违法乱纪的骄兵一到韩琦手中就能调教得中规中矩。一次,京师调发禁军龙猛卒几百人戍守保州(今河北保定)。这些士兵在京师养尊处优,游手好闲,在前去保州的路上丑态百出,为害百姓。有的士兵偷盗百姓的衣服鞋袜,有些士兵吃饭不给主人饭钱。这些龙猛卒途中的所作所为传到了韩琦耳朵里,韩琦认为保州地处边境,过去就发生过士兵叛乱的事情,如今怎么能再派这样一支毫无军纪的骄兵呢?韩琦决心插手此事。这些士兵刚走到定州,韩琦就令人把他们扣留下来。另外挑选几百名训练有素的定州士兵代替他们前去戍守保州,韩琦对留下的龙猛卒进行严格整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昔日为害百姓的龙猛卒就严守军纪,无人再敢犯法了。
          韩琦练兵严格,对不听教诲者甚至不惜诛杀,这与他关心和爱护士兵并不矛盾。一次韩琦夜晚写信,让一个勤务兵手执蜡烛照明,这个侍兵三心二意,眼睛只顾瞧其他东西,不料手中的蜡烛凑到了韩琦的脸前,把韩琦的胡须燃着了,韩琦用衣袖拂了一下胡须,继续写信。不一会儿信写完了,韩琦回头一瞧,发现执烛之人已经更换,韩琦担心那个勤务兵会因此而受到官长的鞭打,急忙叫道:“不要把他换掉,他很会持烛的。”韩琦的仁爱让定州将士十分感动。
          北宋边防驻军所需粮草是靠募人入中(入中:中国古代解决边地军需的一种方式。招募商人运输粮草,粮草运抵边地后,由驻军开付凭证,商人凭证到有关部门换取钱物)进行的。宋仁宗庆历八年(公元1048)以前采取的是见钱入中,运输粮草的商人可以直接拿到现钱。庆历八年(公元1048),改作茶、盐、香、药等四种货物入中。国家按照驻军所需的粮草,给军方一定数目的茶、盐、香、药的经营凭证。商人运来粮草以后,拿到的只能是一定量的专卖商品的许可权。这就造成了商贾入中利润减少,许多商人便不再靠入中粮草来营生了。边地驻军手中的凭证换不到粮草,越积越多,于是就贱价出售,这些凭证大多被一些富人收购去了,他们把这些凭证转手之后谋取暴利。发财的是他们,而运往边地的粮草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高,在定州边关等地一斗米要价700个铜钱,甚至1000个铜钱。韩琦主张恢复以前的见钱入中办法,以平抑粮草价格,保障军需。他先后十几次上奏朝廷要求恢复见钱入中。宋仁宗皇祐三年(公元1051)八月,宋仁宗最终同意了韩琦的要求,下诏,定州及沿边入中粮草恢复见钱之法。
          定州与辽国接壤,按照北宋“斩伐令”的规定,沿边纵深几十里的山林是不许砍伐的,土地也不许耕种。杨怀敏经营河北屯田时,又奏请朝廷扩大了定州禁地的范围,规定定州西北的山林都不得樵采砍伐,并督促州县长官在御河以北加强巡逻,严厉处罚违犯“斩伐令”的边民。边民失去生活来源,纷纷移居他乡。韩琦定州到任后,派遣官员巡视禁地,发现禁地山林十分繁茂,纵深足有五六十里远。在禁地之中不时遇到契丹人在樵采树木。当时木炭价格很高。韩琦认为,禁地山林不允许边民采伐,契丹人却不时偷入边境采薪烧炭,实在对国家不利,于是上奏朝廷重新划定禁地范围并贴出告示明确告知当地百姓划定的禁地范围;对于非禁地的山林,百姓可任意采伐,新划定的禁地比原来的禁地减少600里,使定州的百姓得到了实惠。
          韩琦还发现定州境内常有契丹贼人劫掠百姓,而官府对之则听之任之,不加制止。韩琦对这种情况甚感奇怪,向属吏打听得知:最初并不是这样的,当时如果契丹人一旦越境为盗,地方官员也进行抓捕。但结局往往是上司非但不为这些官员论功,反而怪罪他们惹是生非。时间一长,地方官员对私人入境的契丹人就听之任之,不加制止了。韩琦得知事情的症结所在后,以定州路军事主帅的身份给辽国边境长官去信,让他们约束部下不要再偷渡边境。对于那些连续私渡边境的契丹人则派兵掩杀。由于韩琦的措施有理有据,宋朝朝廷对韩琦捕杀私入宋境的契丹人也不加干涉。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理,定州边境的治安环境为之一新,契丹人再也不敢私入宋境进行活动了。
          韩琦在定州任职的几年,河北屡遭水灾旱灾,韩琦领导定州军民奋起自救,努力把灾害的损失减少到最少。
    公元1050年,定州遭遇大水,朝廷大力赈灾。这一年的闰十一月,宋仁宗下诏蠲免定州等地百姓所欠官府的田租,并拿出40万缗钱、40万匹绢用于定州等地的赈灾。大灾之后又是大疫。到宋仁宗皇祐三年(公元1051),定州等地的灾情十分严峻:饿殍遍地,流民相望于道。但有些地方的长官的精力不是用在救灾上,而是用在应付朝廷检查上,用美酒佳肴款待前来灾区视察的使臣,以博取赈灾有方的美名。宋仁宗得知后十分生气,在四月初三日特地下诏,要求除了犒劳军校外,禁止灾区的一切宴饮活动。与一些地方长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琦在定州全身心投入救灾工作。对于救灾,韩琦具有丰富的经验,他一方面下令开仓放粮,另一方面募人从其他地区往定州输运粮食,他还分命官吏到各地开设粥厂,让流民前往取食。韩琦每日前往各地的粥厂进行巡视。饥饿的流民得知官府设立粥厂的消息后,不再逃往外地,纷纷前往粥厂就食。除了散粮救灾以外,韩琦还探索了其他救灾措施,他下令招募强壮的流民,让他们修治城隍等公共工程,这些流民所得的报酬就是救命的粮食。除了每日食用外,还可以得到回家的路粮,这样参加劳动的流民就可以在灾后重返家乡,重操旧业了。由于韩琦采取的救灾措施非常及时有效,使数十万定州灾民得以生存下去。韩琦在定州的救灾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得到了广泛的承认,宋仁宗专门下诏对韩琦进行褒扬。
          韩琦不仅在救灾这样人命关天的大事上能够尽心尽职,保护百姓,在一些不受其他官吏重视的小事上,他也能够从百姓利益出发。河北安抚司(宋代设立的掌管一路军政、民政的机构,其长官为安抚使)曾下令边城,禁止边民购买米粮运往城外。违禁米粮超过4斗的就要严厉处罚。韩琦认为这项命令很不合理,守城的士兵的职责本为保卫城池的安全,哪能每天每日用升和斗来量米呢?况且城外的百姓也是归顺大宋的子民,怎么能严禁他们购买城内的米粮呢?于是下令废除了边民不得购买米粮运往城外的禁令。
          唐县(宋时属定州)与辽国接壤处有4个山口,以往官府用贫困百姓200人进行巡守。韩琦认为巡守山口本为士兵的职责,让贫困百姓进行巡守,一则加重了这些百姓的负担,二则不能有效的防御敌人,于是派出士兵代替这些百姓巡守山口,让这些百姓归农生产。
          韩琦知定州之初,主要精力放在了整顿军务民政之上。兵强马壮民生泰定之后,修整官学重振儒道就成为韩琦的首要任务。据韩琦自撰《定州新建州学记》,他初到定州,所见惟有“室于垣墉,颓坏垂尽,由阈以内,鞠为污莱,独夫子之堂以巨材坚壮不能摧挠,由上覆穿敝,泄落风雨,升降荐献,仅无所容。”在他的大力推动下,“选督工徒,以新庙宫,功费之大实均改作几,再踰月而庙完。”完成对文庙的修复之后,韩琦又着手开始建立州学,“于是即庙建学,市垣北之地通而广之,以规以度,不陋不侈,讲授有堂,肄习有斋,庖厨井宴生生之具,无不备足。”韩琦这一行为,对其后的管理者起到了明显的激励作用。此后,富弼、曾巩、司马光、苏轼等北宋名臣竟来中山,定州文教就此振兴。
          韩琦在地方任职(先后知扬州、知成德军、知定州、知并州),以定州时间最长,从宋仁宗庆历八年(公元1048)到皇祐五年(公元1053),长达6年。由于他事事能够从百姓利益出发,所以得到了定州百姓爱戴。定州百姓曾到京师敲登闻鼓(登闻鼓:朝堂和各级官署中设置的一种大鼓,用于召集官员和吏属)祈求朝廷为韩琦建立生祠。朝廷没有同意定州百姓的要求,但定州百姓在韩琦去世后,为韩琦建立庙宇,对其进行怀念。
          宋仁宗皇祐五年(公元1053),韩琦由定州调任并州(今山西太原),定州百姓不希望韩琦离开,纷纷劝阻韩琦,韩琦见走脱不开,就劝百姓回去,说自己是不会离开定州的。百姓回去之后,当天夜里,韩琦指挥家人偷偷绕道离开定州,第二天,百姓们再来看望韩琦时,发现韩琦大人已不辞而别了。百姓们伤心极了,纷纷奔走相告追送韩琦。可是韩琦已经走远了,百姓们哪能追得上呢。定州百姓十分后悔轻信了韩琦的话,没有挽留住韩大人。百姓们想起韩琦给定州百姓带来的种种好处,越发怀念韩琦。
          韩琦在定州任职的几年,韩琦、富弼、范仲淹等庆历旧臣又逐渐获得宋仁宗的信任。朝中的一些正直官员也多次在宋仁宗皇帝面前赞许他们的高贵品质,宋仁宗也感到他们是一心为国的忠臣,对他们也多次准恩加职。
          宋仁宗皇祐元年(公元1049)二月,宋仁宗诏问群臣,天下人才哪些人适合位居朝中辅助君主;哪些人适合出镇地方,造福一方;哪些人适合领兵打仗,征战沙场。权三司使叶清臣上奏道,治理国家不患没有人才,而患不能任用人才。叶清臣对仁宗时期的各臣点评一番,认为富弼最讲忠义之道;范仲淹最重国家大局;夏竦对古代的典章制度最为熟悉;郑戬的议论最能切中时弊;韩琦则一身正气,重视法度,善于练兵。
          宋仁宗对这些以往位于宰执的大臣格外看重,皇祐元年(公元1049)七月,在宰相文彦博的建议下,仁宗对夏竦、郑戬、富弼、韩琦等十几位曾经提任宰执的大臣推恩,韩琦被朝廷加封为资政殿大学士。
          宋仁宗皇祐二年(公元1050),朝廷建成明堂(明堂:中国古代的礼制建筑,用于天子祭祀上天或祖宗),大小官僚升职加俸,韩琦被授予礼部侍郎。到仁宗皇祐三年(公元1051)时韩琦在定州已经任职三年了。按照北宋官员出任地方的规定,韩琦也该改任他地了。宋仁宗觉得定州为北方重镇,需要一位能干之臣镇抚才行,韩琦无疑是一位恰当的人选。八月朝廷加封韩琦为观文殿学士,让韩琦再任定州三年,这反映出仁宗对韩琦的重视。
    韩琦在定州深感遗憾的是:宋仁宗皇祐四年(公元1052)五月,韩琦的老同事范仲淹病逝于徐州途中。朝廷追赠范仲淹为兵部尚书,谥号文正。
          宋仁宗皇祐五年(公元1053)正月二十一日,韩琦官拜武康节度使,河东路经略安抚使,由定州调任并州(山西太原)。韩琦的这次调动是并州的李昭亮与走马承受(宋代官名,每路设一员,隶经略安抚司,无事时每年入奏一次,有边警时可以随时上奏)廖浩然之间矛盾激化的结果。李昭亮是宋初名将李继隆之子,宋太宗明德李皇后的侄儿;李昭亮在判并州时与时任走马承受的宦官廖浩然不和。廖浩然凭着自己深得宋仁宗的信任,就向仁宗打小报告,诬陷李昭亮在并州的所为不法。
          宋仁宗接到廖浩然的上奏后,为了缓和李昭亮与廖浩然之间的矛盾,决定并州、成德军(河北阜平)、定州三地的地方长官对调。判并州李昭亮徙判成德军;知成德军宋祁改知定州,知定州韩琦改知并州。
    参考书目:
    1、《中国古代官制大辞典》 2、《宋史韩琦传》
    3、《中国古今地方大辞典》 4、《韩忠献公琦行状》
    5、《韩魏公家传》(宋·佚名)